公开资料显示,成立于2005年4月的兆易创新是一家以中国为总部,致力于各类存储器、控制器及周边产品设计研发的全球化芯片设计公司。成立于2000年的中芯国际,则是中国内地规模最大、技术最先进的集成电路晶圆代工企业。2004年3月,其普通股和美国预托证券股份分别在香港联交所、纽交所上市。

“掐准”时间线净赚61.67%

回溯2017年11月,中芯国际拟发行2.41亿股配售股份,并向香港联交所申请配售股份上市及买卖。鉴于对方是公司芯片产品主要晶圆代工厂之一,11月29日,兆易创新以境外全资子公司芯技佳易微电子(香港)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芯技佳易”)为主体,按照10.65港元/股的价格,认购中芯国际5000.34万股股份。

持股1年多后,兆易创新开始“动作”。据其6月29日晚披露,为优化公司资产结构,减少账面金融资产比重,芯技佳易自2020年2月起陆续择机出售所持中芯国际H股股票,目前已全部售出,总交易金额折合人民币约7.76亿元。

当初入股中芯国际,兆易创新耗资5.33亿港元,折合人民币4.8亿元。这“一来一去”,公司净赚2.96亿元人民币,高达61.67%的投资回报令人羡煞。应该说,减持直至清仓中芯国际的时间线,兆易创新“掐”得很准,总体与前者股价走势“相对应”。

具体看,兆易创新于2017年11月29日参与配售后,中芯国际在二级市场表现不佳,12月6日最低跌至10.06港元/股,之后虽于12月29日攀至13.92港元/股,但进入2018年复又下行,10月30日一度探底5.88港元/股。

其实,股价低落也是彼时中芯国际业绩下滑的“外在反映”。据其披露,2018年营收213.17亿元,其中最重要的晶圆代工业务收入201.28亿元。虽然对比2017年分别为230.90亿元和220.18亿元的这两项数据,乍看变化均不大,然而,因平均单价的降幅超过平均成本的降幅,2018年中芯国际的晶圆代工业务毛利率从2017年的24.96%跌至17.31%,公司的综合毛利率也从2017年的24.76%减至23.02%。由此,2018年公司扣非净利润从2017年盈利2.73亿元,变为亏损6.17亿元。显然,业绩不佳,股价低落。

转机始于2019年。这一年,中芯国际股价盘整向上,并延续至2020年。其中,从2019年5月28日的9.76港元/股,到9月20日的11.06港元/股,再到2020年2月14日的17.92港元/股,一路向上突破。于是,兆易创新让芯技佳易自2月起“陆续择机”出售中芯国际。

接下来的事众所周知。5月6日,中芯国际向上海证监局提交辅导备案登记材料;6月1日,其科创板上市申请获受理;6月19日首发过会;6月22日提交注册;6月29日,证监会向其下发上市批文。短短29天,中芯国际“跑出”科创板上市“芯”速度。与之对应,其股价进一步上扬,6月12日到26日,仅10个交易日暴涨52.45%,6月29日早盘更创出28.85港元/股的历史新高。

可以想见,兆易创新把握住良机,“高位”减持,终将超60%的利润收入囊中。

兆易创新“套现”背后或另有“算盘”

对于兆易创新清仓中芯国际之举,坊间认为其瞅准对方科创板IPO顺利推进良机,实现“套现”收益最大化。

没错,真金白银有谁不爱。问题是入股中芯国际仅仅两年就“舍弃”,兆易创新的心变得未免太快了些。真正原因何在?答案,或许藏在其此前一系列公告中。

据兆易创新2017年年报披露,公司主要产品分为闪存芯片产品及微控制器产品。其中,前者以NORFlash(代码型闪存芯片)和NANDFlash(数据型闪存芯片)为主。彼时,公司决定继续加大研发投入,开发高规格产品,如量产高容量256MbNORFlash产品、加大先进工艺节点55nm和45nmNORFlash技术产品研发等。

而之所以入股中芯国际,用兆易创新的话说,初衷是借对方的晶圆代工能力,进一步扩大自己在NORFlash市场的份额,并保障长期产能供应。“报告期内,公司与中芯国际(上海)签署供货协议,保证了上游晶圆的稳定供应和未来产能扩展潜力,并参与认购中芯国际发行配售股份成为其重要股东,为双方进一步发展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奠定了有利基础。”

不过,在2017年年报里,兆易创新还展示了未来愿景的另一面:“公司现有产品主要为Flash和MCU,在此基础上,公司尝试多种方式拓宽战略布局。10月,公司与合肥市产业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签署合作协议,共同开展工艺制程19nm的12英寸晶圆存储器研发项目,正式开启DRAM研发战略布局。此外,公司拟收购上海思立微电子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思立微”)100%股权,布局物联网领域人机交互技术。”

注意,上述两大关键词DRAM和思立微,可能是兆易创新埋下的重要伏笔。

先看思立微。这家成立于2011年的硬件领域公司,主营业务为新一代智能移动终端传感器SoC芯片和解决方案的研发与销售,主要产品包括电容触控芯片、指纹识别芯片、新兴传感及系统算法在内的人机交互全套解决方案。

据兆易创新2019年5月31日披露,公司已完成对思立微100%股权过户手续及相关工商变更登记。发布该年度年报时,其在“主要产品”项下明示“2019年新增加传感器产品。”正如兆易创新称,收购思立微是为整合优质的芯片设计领域资产,强化公司的行业地位。

再看DRAM。2019年9月,兆易创新发布非公开发行股票预案,拟募资总额不超过43.24亿元,用于DRAM芯片自主研发及产业化项目,以实现国内存储芯片设计企业在DRAM领域的突破。今年6月5日,兆易创新披露定增结果,认购对象包括新加坡政府投资有限公司、资本大佬葛卫东等,并称募资投资项目实施完毕后,“公司将新增对DRAM产品销售,扩大存储器产品的种类与规模,存储器业务板块收入占比将提升,收入构成将更丰富,能大幅提高公司可持续发展能力及后续发展空间,为经营业绩进一步提升提供保证。”

可见,兆易创新的发展重心不再是NORFlash。除了已借成功收购思立微,抓紧布局物联网领域人机交互技术外,其更大“野心”已明显朝向DRAM倾斜。

这种情况下,持股中芯国际的“初心”难免生变。而更关键因素是,早在2008年4月分布一季度财报时,中芯国际就宣布将退出持续亏损的DRAM业务,转而开拓用于汽车、手机、计算机等控制硬件的定制逻辑芯片。2010年,中芯国际“愿望成真”,实现全面停止DRAM生产。

不用说,对正在摩拳擦掌,踌躇满志于DRAM业务的兆易创新而言,既然中芯国际早就不在这个圈子“玩了”,当然也就提供不了任何助力,留着又有何意义,还不如趁其股价飞涨,赶紧卖个好价钱。

这,可能就是兆易创新急于下完清仓中芯国际“这盘棋”的真正动因吧!

免责声明:市场有风险,选择需谨慎!此文仅供参考,不作买卖依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