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个月安怀略上位实控人后,信邦制药(002390.SZ)高管层第一次发生变动。

近日,信邦制药发布高管人员变动公告,其中,刘晓阳副总经理职务被替换,而其为信邦制药原有主营中成药业务唯一的核心技术人员。

长江商报记者发现,刘晓阳主管中成药研发的子公司药研公司去年已被注销,去年信邦制药研发人数从190人降至仅7人,研发投入从3700万元陡降至1056.29万元,今年一季度仅43.99万元,这意味着中成药未来的研发几乎已被放弃。

另一方面,信邦制药聚焦的医药流通业务去年占比超八成,这一业务模式以学术推广为主,帮助提升客户业务服务能力,但同时公司应收账款周转天数也增至160.65天,远高于同行。

信邦制药回笼资金远比同行慢,有分析人士认为,或与公司医药流通业务竞争力弱于同行、营运资金紧张以及资金管控力不强等有关。

员工流失研发人员仅剩7人

7月16日,信邦制药第二次临时股东大会决议,控股股东金域实业、股东誉曦投资分别推荐的两名董事获得通过,高管变动不大。

本次人员变动主要是源于去年年中已有包括朱吉满在内的5名董事以及一名副总经理辞去职务,同时誉曦投资虽然被冻结,但持股数量并未变动,依然保留了两名董事。招股书显示,信邦制药共有两名核心技术人员,其中李德琨于2009年12月初因病逝世,另一名刘晓阳从2006年开始一直任职公司副总经理、总工程师以及子公司贵州信邦药物研究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药研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但此次换届,刘晓阳未能连任副总经理。

长江商报记者通过天眼查发现,刘晓阳一直主管的子公司药研公司2001年就已成立的,主要专门为公司研发产品,信邦制药持股58%,上市时中高级研究人员26人,而药研公司已于2020年10月28日被公司注销。翻阅公告,信邦制药对这一变动无特别公告,只在年报时被列为不再纳入合并范围的子公司,原因显示为注销。

去年信邦制药研发人员已大幅减少。2017年-2019年公司研发人数分别为104人、134人、190人,而去年陡降至仅7人,仅占总人数的0.12%,研发上也是如此,此前信邦制药在研发投入约3700万元,去年陡降至1056.29万元,今年一季度仅为43.99万元,这一研发经费似乎难以维持上市公司研发项目的推进。

因为研发人数减少,2020年,信邦制药出售了中肽生化有限公司及康永生物技术有限公司,剥离了多肽及诊断试剂的研发服务业务。而药研公司的注销,也可能导致公司今后研发创新之路困难重重。

上市近十年,信邦制药中成药业务较上市时主打产品几乎未变,还减少了1个国家医保目录品种。去年医药工业营收仅5.74亿元,同比减少31.22%,占总营收比仅9.82%,较2014年时25%的占比大幅下降。

应收账款周转天数远超同行

此次换届是董事长安怀略上位实控人后的第一次高管调整。

信邦制药创始人张观福欲退出之际,2014年上市公司增发股份重组贵州科开医药,安怀略及其控制的金域实业获得11.46%的股权,安怀略任职信邦制药总经理,随后2016年8月接任董事长至今。

就在外界都认为安怀略将接班张观福成为实控人之际,2017年,朱吉满耗资30.22亿元“截胡”,不过一年后其资金链断裂股权被冻结,今年6月,安怀略控制的金域实业认购增发股份15.12亿元,安怀略合计持股25.05%,成为实控人。

安怀略曾任贵州医科大学附属医院急门诊主任、科开医药总经理,信邦制药收购拥有医药流通及医院资产的科开医药后,业务重心逐步转向医药商业和医疗服务,占比九成以上,原有医药工业业务越来越边缘化。

信邦制药称,医药流通业务的优点是打破传统纯贸易商的模式,探索以学术推广的方式提升客户业务服务能力的营销模式。

2019年-2020年,医药流通营业收入38.42亿元、48.55亿元,同比下降9.05%,13.97%,占总营收的57.73%、83.06%。

值得注意的是,医药流通的经营模式,使得信邦制药应收账款周转天数大大增加,从2014年收购科开医药时的90.53天逐年增加至去年的160.65天,远高于医药流通行业上市公司国药股份、国药一致、九州通70天左右的周转天数,现金循环周期达到171.83天。

2015年时信邦制药在收购中肽生化时配套募集18.16亿元,几乎均用于补充流动资金,去年转让中肽生化及康永生物全部股权回笼资金7.5亿元,而截至今年一季度,货币资金为18.17亿元,短期借款34.77亿元,无长期借款,流动比率、速动比率为1.39、1.14,短期偿债仍较为紧张。

信邦制药另一项业务为医疗服务,去年营业收入19.68亿元,拥有肿瘤医院、白云医院、乌当医院、安顺医院、仁怀新朝阳医院等7家医疗机构,其中肿瘤医院收入10.53亿元,白云医院收入5.25亿元,业绩仍待时日释放。

长江商报记者 李顺

免责声明:市场有风险,选择需谨慎!此文仅供参考,不作买卖依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