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份被视为不及预期的业绩预告,令休闲零食龙头企业盐津铺子(002847.SZ)股价持续下跌,“逼得”实控人紧急出手稳定军心。

根据业绩预告,盐津铺子预计今年上半年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4500万元至5500万元,较上年同期的1.3亿元下降57.68%至65.38%。今年一季度盐津铺子净利润为8203.28万元,由此计算二季度公司净利润为-2703.28万元至-3703.28万元,为公司自2017年上市后首次出现单季度净利润亏损。

此份成绩单公布后,7月15日开始的三个交易日,盐津铺子持续跌停。7月19日晚间,公司实控人出手,宣布将与部分高管一道增持公司股份不低于5000万元。但此份增持计划似乎并未能提振公司股价,7月20日收盘,盐津铺子报收62.8元/股,跌幅9.94%,四个交易日跌去34.3%%,且三个月内的股价已经跌去了57%。

对于业绩下降,盐津铺子也给出了系列解释,其中最主要的就在于去年上半年疫情期间商超渠道销售旺盛,导致销售收入基数较高,同时公司称低估了社区团购等新零售渠道对传统商超渠道影响,在商超渠道的投入过多,但效果却不及预期。

值得一提的是,2017年至2020年,盐津铺子来自于直销商超渠道的营收占比已由53.57%下降至32.18%,经销渠道的收入占比则由39.87%提升至62.24%。

公布业绩预告后连续三天跌停

在披露中期业绩预告后,盐津铺子股价急速下跌。

7月14日晚间,盐津铺子发布公告,公司预计今年上半年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4500万元至5500万元,较上年同期的1.3亿元下降57.68%至65.38%。基本每股收益为0.35元/股至0.43元/股,上年同期为1.05元/股。

长江商报记者注意到,在2017年2月份登陆资本市场之后,盐津铺子曾因加大市场拓展和市场投入力度,营业费用增加,使得上市首年增收不增利。但此后的三年,盐津铺子业绩持续提升,特别是2019年和2020年,连续两年业绩增速超过80%。

今年一季度,盐津铺子依旧保持高速增长趋势,实现营业收入5.92亿元,同比增长27.45%,净利润8203.28万元,同比增长43.41%,扣除非经常损益后的净利润6751.68万元,同比增长67.64%。

以此来看,今年第二季度,盐津铺子的净利润为-2703.28万元至-3703.28万元,去年二季度则为盈利7276.34万元,同比增长93.14%,同时这也是盐津铺子上市后首次出现单季度业绩亏损的情况。

对于此份业绩预告,市场很快作出了反应。7月15日开盘后盐津铺子跌停,并在7月15日、16日和19日连续三个交易日跌停。

股价持续下跌,公司实控人也坐不住了。7月19日晚间,盐津铺子披露实控人增持计划,公司实控人、董事长、总经理张学武,实控人张学文,董事、副总经理兰波、杨林广,副总经理黄敏胜、张磊,董秘、财务总监朱正旺计划在未来6个月之内合计增持公司股票不低于5000万元。

其中,实控人张学武、张学文分别增持不低于2500万元、1500万元,其余高管合计增持不低于1500万元。

截至目前,上述增持主体合计持有盐津铺子8539.96万股,持股比例66.01%,其中张学武和张学文分别持有盐津铺子47.78%、16.18%股份。

不过,此份增持计划似乎并未能提振公司股价。7月20日,盐津铺子低开6%,午后盘中触及跌停,尾盘报收62.8元/股,当日下跌9.94%,较业绩预告披露当日即7月14日收盘价95.66元/股下跌34.3%。

若将时间线拉长,去年年初盐津铺子股价尚不足40元,10月份一度上涨超过160元,达到161.88元,此后的半年时间内,盐津铺子股价一直在110元以上高位运行。今年4月27日公司股价回涨至145.8元,随后明显下跌,三个月内股价已经跌去57%。

商超渠道投入过多但业绩未达预期

对于业绩下降,除了有产品结构调整的原因之外,盐津铺子还将原因归结为“低估了社区团购等新零售渠道对传统商超渠道影响”。

一直以来,盐津铺子以聚焦主业专注休闲食品行业,长期坚持自主制造的理念自居。据介绍,2017年上市后,盐津铺子在2018年至2020年三年的时间内,休闲(咸味)零食第一曲线稳中有升,休闲烘焙点心第二曲线大幅增长,初步奠定从区域向全国拓展基础。

2021年,盐津铺子按照“多品牌、多品项、全渠道、全产业链”中长期战略规划进行业务扩张,渠道和产品正在进行结构优化。

按公司所述,2020年上半年疫情期间,商超渠道销售需求旺盛,销售收入基数较高,销售费用配比较低。但盐津铺子低估了社区团购等新零售渠道对传统商超渠道影响,2021年上半年公司在商超渠道人员推广、促销推广等相关市场费用投入过多(有冗余),但商超渠道销售收入增长及渠道业绩未达预期。

长江商报记者注意到,商超渠道此前一直是盐津铺子最主要的销售渠道,但上市后的贡献度明显走低。2017年至2020年,公司直营商超渠道营业收入分别为4.04亿元、4.66亿元、4.98亿元、6.3亿元,占各期营收的比例分别为53.57%、42.05%、35.56%、32.18%。

商超收入占比降低,与之相对应的则是包括新零售渠道等在内的经销渠道收入贡献度提升。2017年至2020年,盐津铺子经销渠道的营收分别为3亿元、5.4亿元、8.3亿元、12.19亿元,占比39.87%、48.73%、59.42%、62.24%。此外,电商渠道的营收占比分别为6.56%、9.23%、5.02%、5.58%。

信达证券分析指出,盐津铺子主销售渠道的波动在疫情下放大,给企业经营带来阵痛。2020年线下流量红利让多年积累的优势集中爆发,但同时也让公司低估了疫情常态化下新渠道对既有渠道的影响,“危”、“机”并存。

信达证券认为,盐津铺子经营遇到困难的确存在疫情影响下的客观因素,同时也暴露出公司渠道较为单一所带来的经营风险。2021年二季度公司主动调整,着力发展定量装、扩张新渠道,既是未来长远发展的关键所在,也是疫情倒逼的选择。

业绩预告进一步披露,在定量装流通渠道和在华东华北拓展新区域,盐津铺子已完成前期团队组建和前期市场费用投放,目前均处于培育阶段。同时,今年3月以来,盐津铺子陆续上马多款深海零食系列新浦,新品上市初期市场费用和研发费用投入较大,目前处于孵化推广期,规模效应尚未体现,前期成本较高。(长江商报记者蔡嘉)

值得一提的是,6月17日,盐津铺子向公司32名员工授予限制股票223.67万股完成登记。在此次激励计划中,第一个解除限售期的业绩考核条件为2021年的营业收入和净利润较2020年分别增长不低于28%、40%。

免责声明:市场有风险,选择需谨慎!此文仅供参考,不作买卖依据。